首页 > 经济 > 前沿 > 正文

“超级大佬”们的吐槽大会

2020-05-19 14:18 来源:betway是什么

如果说大佬们都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喜欢忆苦思甜。

 

作为一家经历了二十多年发展的大公司,京东的“大佬”们也喜欢回忆过去奋斗时的经历。比如:当年京东有两千多人时,办公楼里只有一部电梯,电梯还特别容易坏,据说公司管理层员工都被关过;办公楼里的卫生间没有门,好像就挂了一个门帘,挺脏的;日百、母婴这样的部门当年没有固定办公室,只好用一张屏风隔出了办公区域……

苏州街银丰大厦 

京东多媒体2002年在这里买下第一个物业,1202室 

一直到2010年8月乔迁至北辰职场 


但与其他公司不一样的是,喜欢这样吐槽的大佬在京东可不止那少数几位高管们。他们遍布整个公司,可能是部门的管理者,也可能是负责最基层工作的保洁阿姨。截至目前,京东共有“超级大佬”千余人,“大佬”3万人!


这听上去似乎很浮夸的样子,但考虑到获得这些头衔的条件,似乎也不算夸张:所有在京东工作满5年以上老员工都叫“大佬”,工作满10年的都是“超级大佬”。在5月19号的京东“老员工日”那天,他们都会获得一份特殊的礼物——赠予大佬的银质奖牌和超级大佬的金质奖牌。


不管是不是公司高层,只要待得够久就都是“大佬”,而且大佬们的数量还特别多,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大概就是在5月19号那天,你一边为即将到来的京东618忙碌着,一边还得不断祝贺周围的同事变成了大佬和超级大佬。


对于还没成为大佬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好像不太爽;但其实,大佬们心里想想过去的那些岁月,倒也是有蛮多想吐槽的。

 

#曹珂:

吃不到面食的公司是留不住人的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集团客户体验与服务部负责人

 

当年公司招我进来的时候,让我先去宿迁看看,那个地方发展不太好,担心我不能适应。我大学毕业10年之后一直在外面闯荡,一个人早就习惯了,觉得无所谓。结果去了以后,还真感觉到了蛮大的落差。

 

 

2009年的京东宿迁客服中心


当时京东客服办公室周边都是荒地。我刚去的第一天晚上还没地方住,只好住在我们经理的宿舍里,还是他把自己的床让给了我。我一看这不行,当天晚上就去了网吧,赶紧自己租房子。

 

那时京东在客服这边的工作也很不完善,许多基础工作都得自己做。当时我去的时候要招人,每个应聘者就拿一份简历过来跟我谈,但那些简历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好多基础信息都没有,为了提高效率,就自己做了一个应聘表的模板让他们统一使用。

 

 

2009年的宿迁客服中心前台


到了2011、12年的时候,我们的业务涨得特别快,有那么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团队经常周一到周五在宿迁正常运营,周六、周日就自己开车到周边的山东、河南、安徽等省市的高校招工,最多的一天我面试成功200多人,是在山东章丘,当地的大葱比人还高,我心想出去总得带点东西回来,就买了不少大葱。


有点遗憾的是,那时候硬件条件确实比较差,因为江苏吃米饭比较多,我们食堂里没有面食,所以部分北方的学生来了一两个月就不适应,他们吃不到面。有的学生胃也不太好,就因为饮食的问题没留下来。后面我们就说食堂必须要有面食,现在如果你有机会到宿迁去,在我们食堂里一定能吃到很好的面食,吃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相比之前,现在不管是办公环境、宿舍、食堂,我觉得应该都是最好的标准了,我们也非常骄傲,现在已经不会再遇到那些问题了。

 

#季尚尚:

仓库轮岗满身汗,坐地铁都不好意思靠近人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安联保险人事及综合部负责人


我是研究生毕业后通过管培生项目进的京东,当时这个项目刚刚第三届,那一年招了18个人。当时还有一两个offer,其中一个能解决北京户口,但是后来斟酌了一下,还是觉得年轻的时候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自己觉得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就选择了京东。

 

季尚尚(左)2010年主持京东618大会


管培生当时进公司要先在各个部门轮岗6个月,那会儿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仓库里搬货的时光。仓库在郊区,而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基本上住在当时的职场附近-中关村,每天需要倒地铁去干活。最热的时候,在仓库干一天活身上要出几拨汗,像军训一样。下班坐上地铁,自己都不好意思靠近别人,不过大家每天都很开心。


那段时间不仅让我们对业务流程有了很好的了解,更让我们感受到京东最真实的价值观。更加理解线上下单的背后,是所有一线兄弟们搬箱子、打包、分拣的辛苦劳作。


轮岗期间,正好赶上仓库搬家。搬家是因为业务规模扩大,原有库房面积不够,需要移去更大的大鲁店库房。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一个周六,公司所有管理者和员工都热火朝天一起到现场参与到搬仓中,像过节一样。当时公司好几个副总裁被分配的工作是,每人带着自己部门的小分队,守着库房的一个门,只要有搬仓的卡车到达,就搬箱子卸货码货,最多的一上午时间得卸五六卡车的货。

2012年京东物流分拣中心


这些年搬仓早已成为京东物流习以为常的事情,已经形成标准化作业,不再需要公司全员出动。但现在每年的618、双11大促的时候,公司会鼓励所有员工和管理者分批次去库房、站点里拣货、打包、卸货、送货。“去一线,更京东“,去了大促时候想象不到的忙碌一线,你会更加真切地体会到京东的价值观,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刘园:

为什么在印尼总感觉吃不饱 

&京东集团欧美业务部物流规划组总监


我是2010年6月进入京东的,入职第三天就被拉去参加618誓师大会了,誓师完就去参加618的支援,然后8月份就开始出差,从8月份到年底就一直在出差。2014年之前,我算下来累计建仓的面积有400万平米,那时候京东在全国有100多个仓库,我都去过。

 

2010年京东618大会


2015年的时候,报名参加了拓展印尼业务的项目,那是我第一次出国,也遇上很多水土不服的情况。


我印象特别深的有几点:一是太热了,一年365天的平均温度是26到36度,每天一直在流汗,衣服被汗浸湿了,过一会儿又干了,又再浸湿;二是蚊子特别多,还不能穿长裤,因为天气太热,但穿短裤一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就被蚊子包围了;三是找不到地方吃饭,那时候吃饭主要的餐馆就是麦当劳、肯德基和必胜客,再加上当地人的饭量好像又特别小,他们吃的那点我总感觉吃不饱。

 

刘园(左二)和同事们在印尼


业务上的难点也很多。比如说语言的问题,主管层面还好说,到了员工层面,我们基本上是不能交流的,因为他们不讲英文,所以得先用英文把事情在主管或者经理层面讲清楚,看着他们做,等他们熟练了,再让他们教会下面的员工。此外,还要盯紧工作进度,因为一些当地人比较爱聊天,早上来公司第一件事情不是打完卡开始工作,而是先聚在一起聊天,所以得时刻盯着工作进度,不然很多事情就推进不下去或者比较慢。

 

刘园在印尼的办公室


印尼之后,我们又做了泰国和欧美等不少国家,但印尼给我留下的印迹是最深的。那段经历对我们经历过的这些人来说,不说是传奇也很神奇了。所有这些以前在国内都感觉不到,但是你去到国外,每去一个国家都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不管是还是各种事情,能让你时刻保持好奇的心态,可以说完全改变了我。


#付彩宝:

深夜被老板们盯着处理bug是什么体验

&京东零售商家研发部负责人


我是2009年11月加入京东,从一个研发工程师成长为一个研发leader,在不同的阶段总能遇到新的挑战,这背后是京东业务的高速增长,也正是这些新挑战让我能够快速的进步和成长。

 

移动刷卡,货到付款 


当然,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会有很多坎坷和压力,记得最惨的一次是有一年618,从6月1号开始就有各种半价抢购活动,流量特别集中,后面大概是在6月3号,系统出现了bug……


当晚的一个小会议室里面,当时负责技术和电脑数码的两位副总裁都在,再加上我们总监一起督战……老板们就在旁边,压力很大,很紧张,我们就一直干到了凌晨,直到解决了这个问题。


十年过去了,老板们不太会再给你布置那么具体的任务了,需要你自己去思考得更多。虽然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我至少有一种感觉——在这里工作是开心愉快、有成就感的,并且还能不断获得成长。


#莫竹秋:

这家的孩子可能是站柜台的

&京东零售母婴采销经理


我2009年毕业进的京东,当时就觉得这就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办公环境特别朴素,只有一个电梯。但说实在的,这些年过去之后,我并没有觉得当年刚入职的时候多么委屈,虽然那时候物质条件艰苦一点。


真正的委屈其实是因为很多人不了解京东,我记得当时有人问我妈,说你家孩子在哪儿上班?我妈说在京东商城,然后别人就背着我妈说他们家孩子可能是站柜台的,因为商城嘛,在大家的概念里面就说可能是站柜台的。

 

 

 

银丰大厦时期的京东办公室


那时候我们的工作强度就很大了。正常早上是九点上班,晚上一般加班到九点、十点,我们甚至有同事为了做完他的工作,一晚上都不回家。但大家都很开心,因为当时老刘每年给我们制定的Flag,我们都超额完成了。

银丰大厦时期 

京东日百、母婴这样行业领先的品类 

那时候竟然就挤在屏风后面 


相对于事业单位的环境,我对于家庭的陪伴确实是更少的,好在家人都挺理解。现在公司搬到了亦庄,孩子也在京东幼儿园上学,都还挺方便的,小孩现在看到Joy也会说“京东”了。

 

#是什么让他们留了下来?


上面这五位“超级大佬”来自完全不同的部门,负责的也是完全不同的工作。他们会吐槽公司当年的条件艰苦,也会有不少因工作受过的委屈。如果说是什么让他们坚持了下来成为了大佬甚至是超级大佬,那一定不是因为天生就热爱京东。

 

 

2010年上海网友见面会


据季尚尚回忆,今年也进阶了十年超级大佬的京东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曾经问同事:“你知道我每周最快乐的是什么时候吗?”同事说不知道。“每个周日下午进入书房,泡一杯茶,从两点钟开始看周报、写周报,一直到晚上八点,那是我一周最快乐的时间。”这当然也不是因为王振辉天生爱看周报,而是当你对工作充满热情的时候,周报也能给你带来乐趣。


“我相信京东把权限赋予我们的客服人员是基于对大家的信任”,曹珂说,“在我们选人晋升,包括评判星级的时候,我们更多还是看价值观,这个价值观不是考试考出来的,是从日常的工作中体现出来的。”

 

2007年的京东物流仓库


2010年的夏天,京东在上海嘉定开始建设其第一个自动化仓库,由北京研发和物流业务组成项目组负责。十几个人就在嘉定的郊区租了一个二层房,在那边扎了三四个月的时间。


当时还是管培生的季尚尚也经常去那里帮忙,她记得那个夏天特别热,当时的一个物流总监老是躲在屋子不出现在现场,后来这个人没多久就走了。


“其实从这些事上就能看到公司到底留住的是什么人,淘汰的是什么人”,季尚尚说,“我们当时也有一个研发的总监一直扎在那儿,没日没夜地去测试系统和设备,这个人现在是我们X事业部的总经理。”


如果我们把这种对待工作的态度称之为“企业价值观”或者“企业”,最终似乎就是这样的东西让这些人留了下来,并成为了大佬和超级大佬。

 

 

 

京东展厅内收藏的员工手折的小纸盒(左)

京东展厅内收藏的打码机(右)


还是在嘉定的那个自动化仓库的项目上,季尚尚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她记得自己是6月15号入职,7月份嘉定的自动化仓库要招投标,而上一个负责的同事被外派出差了,领导就叫她去负责这个项目。因为没有经验,最后找来的供应商都不是特别好。


“我觉得自己当时虽然感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其实也体现出京东特别敢于给年轻人发挥的空间,激起了我更强的斗志,也让我对业务更熟悉了。”


在结束了轮岗的过程后,季尚尚后来一直从事公司的人力资源工作,她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小伙伴和自己一样,感受公司在员工关怀方面做的每件事,在京东成长、发展,有足够大的舞台可以发挥自己的价值。

2009年广州网友见面会


这几年,京东制定了不少像安居计划、爱心基金这样的员工福利,他们给一线员工交五险一金的规矩也早已名传四海。


5年,10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曾经的槽点和泪点,都成了不可或缺的人生拼图,仿佛回忆里的一道光,不断温暖着眼眶。


“不知不觉间,京东就变成自己的家了。”

 

 

 

 

 

 

 

 

 

 

 

 

 

阅读更多更全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betway是什么”、“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betway是什么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betway是什么”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微博@betway是什么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必威博彩游戏中读App
必威博彩游戏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