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betway是什么 > 正文

高中生需要哲学吗

2020-04-29 12:13 作者:宋诗婷来源:betway是什么
惊异与思辨:一个中学哲学社的故事

Philosophia哲学社

一种寻找思辨的中学

一个“高中生主导的哲学社团”意外地进入了大众视野。这群年轻人觉得,与其听从权威,不如通过自己的学习、自己的方法去寻找和给出一些答案。这不容易,但值得尝试。就像他们给出的探索哲学的理由:“它的形式可能会发生变化,甚至它有时更在质疑‘真理’的存在及其可探索性,但永远无法消除的,是一种思辨性的反思精神。”

第一次和“Philosophia哲学社”的成员见面,算上我,五个人。

碰面地点在北京西单老佛爷百货里的星巴克。我先到了几分钟,疫情期的咖啡馆,每个座位都是孤岛。见不适合采访,我就微信他们,想想别的去处。

 

 

消息刚发出去,他们人就到了。我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在这个商场里,他们显得太过年轻。三个男生,一人一大杯饮料,和我联系的社长PZH走在前面,个子不高,也瘦弱,背一个大双肩包,头发长得快和口罩上沿连在一起了,这是刚回国隔离14天后的形象,他去年8月刚刚入读美国杜克大学。跟在后面的是Sein和CC,一个高,一个有点儿圆胖,脸上都还带着高中生式的腼腆和青春痘,眼神里的年轻藏不住。两人今年高三,大学的申请结果已经出了,告别了繁琐的申请文书和流程,总算是闲了下来。

唯一的女生小王来晚了几分钟。PZH嘲笑她口罩、手套全副武装,“家长,这是家长逼着戴的。”小王赶忙解释。

咖啡馆待不下,我们找了好大一圈儿,终于在离西单商业街不远的一个下沉广场上找到了能聊天的地方。

“是怎么把酷儿理论和西方的宗教哲学联系起来的?”

“但你还是没有解释清楚‘人类学’的概念。”

“对所有一上来就读尼采的人我都持怀疑态度。”

“批评饭圈滥用公权力当然可以,批评饭圈可以被轻易地用来做意识形态宣传也可以,但关键还是那个康德式问题,即这种联合是如何可能的。商品恋物癖难道不是一种饭圈吗?各种不同手机品牌的爱好者每天互撕,难道不是饭圈吗?我很讨厌把饭圈当作一种单独的现象去大加鞭笞……”

几个人很快就把话题引入了纯粹的“理论”探讨。小广场提供了一个空间,再加上他们的你来我往,一时间我想到了古希腊的城市广场。这满足了我一部分好奇心,但如此下去,采访会淹没在尼采、萨特、胡塞尔、齐泽克等名词里,无法进入我要的个人讲述。

我很快就知道,对话无法达成。于是决定与他们暂时告别,回头单约。临走时,PZH告诉我,因为还要与另外一家媒体见面,他们决定原地不动。几个人各自坐定,三个男孩掏出书来,我扫了一眼,分别是《哲学与自然之境》《福柯思想辞典》和《神圣的存在》。

能见到这群年轻人,要从一个月前的一次酒局说起。那天,一个在美国读哲学和心理学的朋友突然提起一个哲学公众号——“Philosophia哲学社”,说是一群高中生创立的哲学社团。“读了几篇文章,虽然能看出稚嫩之处,但竟然水平还不错,甚至比不少国内所谓哲学科普的公众号写得还要好一些。”

“哲学”“高中生”,这两个名词搭在一起引起了我的强烈好奇心。第二天,我就点开了“Philosophia哲学社”的微信公众号,扫了几眼文章发现,有那么几篇竟然还看过,比如首发的斯拉沃热·齐泽克和乔丹·彼得森的辩论翻译,《齐泽克:监控与惩罚》。社长PZH解释写作其中有些文章的想法是,“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体系下的幸运儿罢了。我所享受到的优越条件和我这辈子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出生在了较为优渥的家庭里而已。所以我理应用自己的这种优越条件所产生的成果回馈,乃至带动大家一起改变”。

阅读更多更全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betway是什么”、“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betway是什么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betway是什么”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微博@betway是什么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必威博彩游戏中读App
必威博彩游戏中读服务号